主题 : 魔咒
阅读1次 | 返回列表 | 关闭本页
sacoo
光明使者
发帖: 11656
威望: 11656 点
铜币: 11656 枚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0 点
在线时间: 0(时)
注册时间: 2018-08-28
最后登录: 2018-10-21
0楼  发表于: 2018-10-11 16:37
u  回复 u  编辑 u

魔咒




  我不是文人,偶有心血来潮地写一点小文之类的东西,但也多被真正的文人们所耻笑或嘲讽。不过也罢,这也怨不了别人的,只怪自己没有熟读唐诗三百首,不然的话不会作诗也自然会吟一首了。

  从自己偶作小文的经验来看,无妨各位大方之家见笑了。那跟“挤牙膏”是没有什么区别的,总是绞尽脑汁地找一些乱七八糟的词叠加在一起,有时还真能蒙混过关,当然那牵强附会之处,牛唇不对马嘴的地方也便是在所难免了。甚至有时吃饭上厕所都在想一些乌七八糟的怪癖的字或是词,也真是难为了自己。我也常常在想,自己本就不是那块儿料,又何必打肿脸充胖子呢,那不摆明了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当然这过不去还不是想硬着头皮进入“文人”的圈子,戴上“文人”的花环,扎一下“文人”的势子。“文人”——吟诗作赋,挥文舞墨,神气着呢!

    

  于是乎,想着那份“神气”劲儿,我便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里约了几个朋友到乡下一个朋友家去玩,名义上是去玩儿其实是为了“踩风”。一路上的众山红遍心旷神怡那是自不必说的。待到了朋友家时已经是臭汗淋漓了,一行几个人便坐在朋友家的院坝的和煦的阳光下,一张小方桌,几条小板凳,围着桌子一坐便开始了神侃。不一会儿,乡下的朋友便端上了芳香扑鼻的自产绿茶,一边品茶一边神侃,这是那么惬意的事情啊。当然,侃着侃着我自然要把侃的话题引到作文这件事上来。当然他们几个是不知道我有时也偶而会写一点小小文的。所以,他们谈论起来也没有了忌讳。其中一位说:

  “写作嘛,就是要,写的越露骨越,那自然就越好。”停顿了一下又说:

  “你没见现在那么多人都千方百计的要看《金瓶梅》吗?还不是为了刺激。不过听说正版的一般人根本看不到那玩意儿的,好象要相当级别的人物才能够看到。”

  又一位说:“那也不一定非得,现在不是还有什么玄幻之类的吗?玄得让你头晕目眩,幻得让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也很吃香吗?”

  又有一位说:“这些都是老套了,现在最好是搞那些让人都看不懂的东西,只要都搞不明白那就显得高深莫测,自然便是好东西了。总之,满嘴胡说八道就成,说的越糊涂越好。”

  其间有人反驳:“那不是在骗人,忽悠人吗?”

  那个“胡说八道论”的朋友说:“什么叫骗人、忽悠人啊,你没见过那些写东西的人不都是钻在被窝里‘生做’的吗?”

  “三叔,三叔……”

  正当我们几个你一言我一语神侃作文时,一个幽灵般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们几个谁也没发现就在我们桌子旁边站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小女孩看我们几个人的目光同时对准了她,似乎显得有点紧张,眼睛紧紧盯着我的乡下的朋友,怯怯的说:

  “三叔,请你给我帮一下忙好吗?”

  “帮啥忙?”我的乡下的朋友问。

  小女孩接着说:“我奶奶昨天已经病了,躺在床上一天都动不了了,家里面没有钱买药,我昨天放学时正好在路上碰到两个上门收桔子的,我让他们今个儿来,卖了我们家的桔子有钱了才能给奶奶看病买药。”

  我们几个人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这时我们也才发现在距这位乡下朋友家不足一百米的地方有三间低矮的土屋,它和附近的楼房或青砖碧瓦的房子比起来是格格不入的而显得特别的刺眼,也显得更加的寒碜。土屋后面是一片桔园,每一棵桔子树上都挂满了黄澄澄的桔子——犹如一盏盏的灯笼,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绚丽。我们几个随着小女孩来到了桔树下,三下五除二地便为小女孩摘了满满四口袋的桔子。我们几个人谁也没有说一句话,便静悄悄回到桌子旁坐了下来,目送着那两个收桔子的担着满满四口袋的桔子颤悠悠的背影逐渐远去……。

  这时,小女孩抱着一抱桔子不由分说地放在我们围坐的那个桌子上。不无感激地说:

  “谢谢叔叔们帮忙,我还要去找医生给奶奶看病。”说完便一溜烟地跑了。很快,小女孩的身影便消失在远处的山坳里……。

    

北京中科医院假 我们谁也没有吃一个桔子。我的乡下的朋友有些难为情的说:

  “一个人吃一个吧,没关系的。”

  但是,我们依然没有一个人动。于是,我的乡下的朋友便将那一堆桔子又送回到小女孩的家里去……。

    

  “哎,说起那个小女孩真是怪可怜的……”我的乡下的朋友打破了沉静。接着说:

  “她爸妈都出去打工去了,一年半截的很难回来。家里只留下她和她七十多岁的奶奶。每天早上早早地起来给她奶奶做好饭,然后才去上学,放学后又回来给奶奶做午饭。还有她自己和她奶奶的衣服要洗。家里里里外外都由她一个人忙活着。她奶奶没有毛病时倒还好些,尤其是一患病,她就更吃力了。你看现在,她又要到十几里外的地方去给她奶奶找医生看病,一个来回二十多里的路程。”

  我们几个依然没有人说话,似乎每个人的表情都变得异常凝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乡下的朋友家的饭菜已经做好,但我们还没发现那个小女孩回来的身影。当把饭菜端上桌时,我们几个似乎也没了什么食欲。乡下的朋友问我们:

  “咱们喝点什么酒,是啤酒或是白酒?”

  “不喝,不喝。”我们几个不约而同地说。

  “今儿个是怎么了,你们几个向来不就是白酒半斤不倒,啤酒十瓶不醉的吗?今儿是咋了?”乡下的朋友很是有些诧异的说。

  我说:“算了,不喝就不喝呗,还要走那么远的山路,万一喝醉了滚下山去可就麻烦了,还是吃点饭比较好。”

  乡下朋友见我们几个确实没有喝的意思,便也不再勉强了。于是我们几个白癜风初期怎么治胡乱地爬拉了几口饭,便匆匆地离开了。

    

  我们边走边看着小女孩出去的那条路,但依然未发现小女孩的身影。

  等那座低矮的土屋快要消失在我们的视线时,从土屋的屋顶冒出了缕缕饮烟,那定是小女孩在给她奶奶做饭了或是给她奶奶烧水煎药……。

    

  回来后,每当我要坐在写字台前拿起笔来秀文章时,却突然冒出那个小女孩的身影来,当我的笔要落到那方方正正的方格里时,却怎么也写不出一个字来,况且它变得越来越沉重,甚至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一种莫名的颤悚和的恐惧向我袭来,使我感到一阵阵的窒息……。

  难道是那白癜风初期怎么治个小女孩给我施了魔咒?我问着自己。

    

  是啊,那个小女孩生活在现实中,她的生活又是那么的真实。而我,却用文字在虚构着生活的温情浪漫,伪造着生活的海市蜃楼,甚至于在生活的真空中建造着一座座摸不见看不着的空中楼阁。而当自己真正置身于真实的生活中时,尤其是面对小女孩真真实实的生活时,才觉得自己是在无病呻吟着,是在故弄玄虚着,是在娇柔做作着,是在自欺欺人着……。而自己的那些东拼西凑式的、自作多情式的、极尽挑逗式的、无聊透顶式的、忸怩作态式的等等,歌唱美好倡导博爱的所谓美“文”在小女孩真实的生活面前是那样的不堪一击。

  这时,我也才深刻的意识到自己曾沾沾自喜的那些骗人的鬼玩意儿,是那样的狗屁不通,那样的龌龊不堪,那样的不近人情,那样的……。不但欺骗着别人,愚弄着别人,更重要的是将自己最后的一丝尚存的良知蒙蔽!

    

  呜呼,何时才能解开小女孩的这道魔咒?

  我的脑海一片空白……。